当前位置:读读书库 玄幻 朱雀记

朱雀记

【正文】第二十章 大逃杀(上)

更新时间:2021/4/22 16:42:10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本站小诀窍:按向左键【←】进入上一章,向右键【→】进入下一章,回车键【Enter】进入目录,字母【E】章节报错

(,新书要推荐票……)

进得茅舍,映入邹蕾蕾眼帘的,是一个穿着阿玛尼西装,满身儒雅之气的清瞿老者。

老者温和一笑,轻声道:“蕾蕾你来啦?为师此处并无梳妆之明镜。”

此话何其雅也,此人何其雅也。

邹蕾蕾挠挠头上的乱发,睡眼腥松,无力地垂下脑袋,咕哝道:“师傅,不用每次我进来,你都要变成教授的样子,很累的。”

老者严肃认真说道:“非也非也,为师一向如此。”他轻捋长须,飘然若仙,悠悠道:“通古今之变,度千载之劫,年岁大了,居移体,养移气,本来面目便成了如此儒雅,与七十二般变化无关。”

……

……

这一家子牛人都有些怪癖,怪癖体现在老祖宗方面便是:每次邹蕾蕾进归元寺后茅舍,老猴总会穿上最好的衣裳,幻成最德高望重的模样――不知道为什么,或许只是老同志见儿媳妇时常有的毛病。

蕾蕾打了个呵欠,捂着自己的嘴含糊不清道:“师傅,好象出大事儿了,你还有心情玩这些啊?”

“猴先生”嘻嘻笑道:“你这丫头不也无所谓嘛。”

“不无所谓能怎么办?”邹蕾蕾放下手来,脸上浮现出可怜兮兮的模样,“他天天打架,我又帮不上忙,如果老在家里泪流满面,又没什么用处,反而要害更多人来担心我照顾我。”

猴先生正sè道:“邹丫头这话在情在理。”斟酌少许又道:“……若他死了,你也不要太难过。”

“嗯?”

老猴想扮年高德劭的长者,总觉得有些别扭,说出来宽慰的话也恁不吉利,恁没水准。

……

……

邹蕾蕾瞪大了眼睛,忽然用极轻微的声音,极快速的语速咒骂道:“敢死?他死了我就改嫁!”

一片极荒诞的沉默加上老猴忸捏不安的抱歉。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蕾蕾终于忍不住问了,眼眶微红,泄露了自己平rì里遮掩的极好的担心,“成天这么凶险,这rì子没法过了。”

“没什么。”老猴摆摆手,豪气干云,“来了一碟小菜。”

―――――――――――――――――――――――

“小菜来了,客官请慢用。”易天行背着叶相僧一边在黑黝黝的地道里钻着,一边咒骂道:“那个不知轻重的破师傅肯定会这么说,他也不想想,一个大菩萨下凡,他能当小菜看,可我看着就像红烧狮子头,荦腥的狠,块头又大,怎么咽得下去?”

叶相僧俯在他身上呵呵笑着,间或一侧头,躲开迎面而来的地道突起的石块。

这地道在省城周边贺家湾旁,正是当年易天行夜探处的那个晚上挖出来的,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一晃两年过去了,这地道仍然没有封上。

进地道没多久,便进入处那个庞大的可怕的视听结界的范围。

易天行侧耳听着,却不敢放神识去探,听了良久,没有发现什么动静,轻轻吁了一口气,将叶相僧放了下来。

黑黑的地道里,叶相僧看不见易天行脸上的担忧,易天行却能很清楚地看见他脸上的苍白。

“看样子昨儿夜里费了你太少力,这时候指望你的指头戮人……”易天行苦着脸,“……基本没戏。”

叶相僧喘了两口浊气,看了看四周黑暗的地道,好奇地伸手摸了摸地道壁上岩浆流下的痕迹,呵呵一笑道:“原来是师兄以前就留下的后手。”

易天行倒蛮想承认是自己以前就准备的避难之所,但他脸皮虽厚却也有限度,红脸解释道:“是……以前去偷东西挖的,不知道为什么现在还没有被封死……嗯,可能是小周周死的太快了,没交待下来?……或者是秦琪儿那丫头故意给俺留条路去处玩?”

他挠挠脑袋。这地道有些深,进地道之后,易天行第一时间毁了入口,二人早已尽力敛去自己的气息,加上地面的天空又有处的大结界罩着,希望能够遮蔽住自己二人的行踪,让大势至菩萨找的辛苦一些――他不敢奢望能就此躲过大势至菩萨的追杀。

叶相僧听他如此说,眉头一皱,忽然问道:“地道的那头就是省城处的大楼?”

“是啊。”易天行也是眉头一皱道:“呆会儿如果大势至发现了我们,那咱们就到处后面的那个山谷去,那里面应该有些力量。”

叶相僧坚定地摇摇头,双掌合什道:“答应我,呆会儿无论发生什么事情,都不要去处找秦琪儿她们帮忙。”他双眼微垂,清声道:“我们就在这地道等着吧。”

“为什么?”易天行睁着双眼疑惑问道。

叶相僧微微一笑,一股自然的慈悲浮上面庞:“那些虽然也是修行人,但在菩萨眼……我们何必祸害这些世人呢?”

易天行在黑暗想了想。叶相僧隐隐看见他点了点头,不由松了一口气,放下心来。

……

……

“接下来怎么办?菩萨在天上,我们出不去了。”叶相僧微笑问道,似乎并不是很在意自己的生死。

易天行耸耸肩:“大势至来省城,师傅肯定知道,看他能想些什么yīn损法子吧。”他忽然目光一冷,续道:“再说了,斌苦和尚一直没有出来,我担心什么?”

黑暗的地道四周,全是当初易天行用天火融过的岩浆,密闭的极好,没有渗进多少水来,所以并不显得cháo湿,反而有些让人神清气爽的干燥,呆着并不是很难受。但长时间在黑暗的等候,一股未知的恐惧和紧张,逐渐在黑黑的地道里弥漫开来,易天行的脸sè不是那么好看了。

在幽闭的空间,人们感觉的时间总是被拉长了。

或许只是过了几分钟,但易天行感觉好象已经在这个地道里躲了好几天。

叶相僧正盘膝疗伤,易天行知道自己帮不上什么忙,所以安静地在旁等候着。

安静,地道里一片安静。

……

……

空气里弥漫着紧张,紧张与黑暗相混,产生一种莫名的压力。

“初见你时,你三十多岁,喜欢穿白衣,扮潇洒……如今你常穿粗布袈裟,颜面却是愈加红润清秀,浑不似须眉男子,倒往正太方面发展了。”

易天行为了摆脱这股莫名的压力,轻声对叶相僧说道。

叶相僧微微一笑,没有作答。

易天行亦是微微一笑,其实他明白这是为什么――菩萨本来就是头戴五髻宝冠的童子,叶相僧越接近醒过来的那天,自然肉身也就越会往菩萨宝像相似处靠,那张脸自然也会愈加鲜嫩。

他忽然皱皱眉,觉得此时和叶相僧蹲在地道里回忆往事,怎么也有种不祥的感觉,于是住了嘴。

不知多久之后。

“洞口再好,也挡不住鬼子进庄。”

易天行微微皱眉,用一双金瞳盯着地道里缓缓爬行的小甲虫,发现小甲虫忽然间肢足一蹬,在岩石上装起死来……他下意识里念了一句地道战里的台词。

叶相僧轻轻叹了一口气,双眼透过地道里的黑暗,望着地面的方向,喃喃道:“高,实在是高。”

仍然是地道战里的台词,二人却笑不起来。

二人同时感到地道的岩面微微颤抖起来,起始只是微小的颤抖,僵死的小甲虫还能在上面跳探戈,但迅即抖动的幅度大了起来,小甲虫知道装死也躲不过去,只好一翻身子,将自己硬硬的背甲露在了外面,开始一颠一颠地往角落里爬去。

地面抖的愈发厉害,融岩凝成的地道壁竟也簌簌渐动,渐碎。

碎石片落在易天行与叶相僧的头脸上,二人在黑暗互视一眼,看出对方眼的不安。

大地在动,在摇,在震,在扭曲。

咯吱声响,幽长的地道忽然间变成了极软的虫子,被一股由天而降的巨力生生扭曲,不停震动着,易天行将叶相僧拉到身后,脚下一震,头撞上了地道壁,定睛一看,地道已然……成了麻花!

“走!”

易天行低着头,半跪在地道,右手拉着叶相僧便要往处大楼的方向去。

叶相僧摇摇头,轻轻伸出指,戮在易天行的腰上。

一股极jīng纯的力量从这根指头上,猛然灌入到易天行的体内,易天行身子一麻,忽然间发现自己无法动弹,那根佛指上的佛息在自己的身体里每一处占据着,轻拂着,让自己软绵绵懒洋洋地,不想做任何动作。

轰隆隆的声音,叶相僧轻轻拍拍他的肩头,淡淡道:“他杀了我,你继续做。”

这说的自然是普贤菩萨交待下来的事情。

说完这句,叶相僧举指于天,只觉一阵力量从他的指尖喷出,坚硬的石壁骤然间一软,渐渐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拉开,快要露出头顶的天空来。

易天行双目皆赤,眉梢急抖……“啊!”的一声狂叫!他终于能动了!

不知为何,叶相僧佛指里的力量似乎对他没有太大的用处。

易天行冷冷地一把攥过叶相僧的僧袍,像只老鼠一样,悄无声息,贴地而行,在急剧震荡着的黑暗地道,向着处的方向遁去。

身后的地道在坍塌着,巨石落下,声势惊人,追赶着地道里的二人。

易天行留有余力,冷冷地打了一下叶相僧的光头,怒道:“我不想死,也不想你死,在故事没有结尾的时候,你甭想殉道,真***俗!”

―――――――――――――――――――――――

处的侦探仪从今天晨间就开始报jǐng,探测器响个不停,十分凄厉,众多职员各有职属,安静而有序地守在各自的岗位上。

秦琪儿是第一次碰见这种古怪的情况。

省城周围忽然出现了几个十分可怕的力量波动,甚至有一个已经远远超过了仪器所能负荷的上限。

“比传说江的那人还要强很多啊。”

她有些失神地喃喃念着。

轰隆声音大作,处大楼背后的山峰顶上暴出一蓬烟尘,接着从那处的岩石开始向下坍塌,渐渐塌成一道线条,蜿蜒而下,直直进入了处的视听结界范围。

坍塌很奇妙,因为从峰顶而下的线条深入山体,露出里面山岩的断片来,却很奇妙地控制在一定的范围内,对整座山峰的构造没有什么影响。

大地坍塌的线条前端,已经伸进了处视听结界控制的范围。

处突击组已经准备好了武器,身形飘飘,沿线条渐退渐视。

烟尘大作,线条的顶端又是一阵暴裂之声响起,水泥地面被一股力量生生震开道大豁口,两个人影手拉着手,碰的一声被震出了地面,狼狈不堪地在空翻了无数圈,然后重重地摔在地面上。

地面一震。

突击组队员手持各类大火力兵器,咔嚓之声大作,便要发动攻击。

“停!”

秦琪儿眼尖,一眼便瞧出来被像石头一样震出来的两人是谁,脚尖一点,便飘了过去――只见易天行惨惨地四肢伸开躺在地上,而叶相僧脸sè苍白地坐在他的肚子上。

得亏如此,有易天行这柔软金刚身做肉垫,不然叶相僧怕会被大势至菩萨的地动一势给生生震死。

秦琪儿看见这两位熟人可怜模样,眼珠子一转,便知道发生了什么。

“结界功率调到最高。”

突击队员手持兵器守在一旁,另有人领命而去。

……

……

易天行躺在地上大口喘着粗气,看着天上的朝云蓝天,看着处的视听结界渐渐由虚而实,显出了极强大的遮蔽能力,略松了口气,把还坐在自己肚子上发呆的叶相僧一把推开,一个“鲤鱼打滚”翻身而起,对秦琪儿说道:“赶紧让你的人都躲起来。”

“嗯?”秦琪儿一摆马尾辫,眼闪过一丝恚怒。

“去!”易天行瞪着眼睛吼道,他一直把这丫头当妹妹,说话格外不客气。

让一群人间修行人和菩萨打仗,这种靠炮灰活下去的事情,易天行做不出来。

正说话间,易天行感觉到什么,抬头微微咪眼往天上看去,什么也看不见,只见碧空。

秦琪儿依他的话发了命令,站在他的身旁,将叶相僧拉了起来,也随他往天上望去:“那人很强?”

“嗯。”

“斌苦大师在厅里等你。”

“你不早说。”

易天行喜出望外,他知道,那个老和尚看着木讷老实,其实……这件事情他应该知道的一清二楚,既然他来了处,肯定早有准备。

想到此节,他拉着叶相僧像道烟一样往处棺材一般的大楼里冲去。

―――――――――――――――――――――――

斌苦大师早在大厅等候,见着二人,微一合什行礼:“辛苦护法了。”转向叶相僧,看着他的手掌,微微一笑,似乎知道了什么。

易天行本想兴师问罪,但想来这也不是时候,沉着脸道:“他在上面,我们怎么出去?”

斌苦大师在怀里摸了半天,摸出一个小瓶子来。

小瓶子是瓷质的,白sè上有青花,看着颇为雅致,隐隐透着几分莫名气息。

拧开小瓶子,斌苦大师沉默着把瓶子送到叶相僧和易天行头顶,微微一倾,极小心地滴了两滴液体下来。

液体在空缓缓坠下,落到二人的头顶上。

易天行只觉头顶一凉,迅即这股清凉占据了自己的全身,似乎那滴露水般的事物带着薄荷的香气和冰片的凉爽……他感觉自己浑身上下的皮肤都涂抹上了一层清凉,每一个毛孔都微微张开,贪婪地呼吸着。

叶相僧与他的感觉相似。

易天行沉默地感受着这滴露水给自己身体带来的变化,知趣地没有发问,只是双拳紧握,肩头微震……楼空气一阵激荡,隐隐被他身上的神通震出两道弯曲的曲线来。

“神仙用的兴奋剂。”

他握着拳头,感觉着自己体内充盈无比的真元,轻声说道。

斌苦大师莫名地摇摇头:“这露水可以掩去你们的气息。”

易天行明白了他的意思,如果能遮去自己与叶相僧的气息,大势至菩萨又不能在人间现出宝像,那自己二人便有可能趁乱遁回省城,趴到师傅的大树下面乘凉。

只是……这乱怎么个乱法?

―――――――――――――――――――――――

贺家湾今天热闹了起来,先是处全员出动戒严,接着便是被一条莫名其妙的命令都赶进了地下工事,再接着,便是几辆卡车和大面包车轰轰烈烈地开了进来。

本来是戒备森严的省城处,今天忽然变成了不设防的存在,除了头顶上那面大结界。

门卫也没有了。

武jǐng同志们也进了大楼了。

所以卡车和面包车直接冲开了铁门,乱嘈嘈地冲到了处大楼的门厅前。

卡车上面的是些很奇妙的大和尚,大和尚们坐的是归元寺后勤处运货的卡车,右手上握着各式小刀,左手上提着各式小罐,罐隐有恶臭之气传来,脸上现着坚毅向前之sè,慨然赴道之情。

大面包车上坐的是些流氓,领头是一头红发的莫大小姐,身后是肖劲松一干手握机床刀,腰插勃郎宁的戾横大汉,嘴里骂骂咧咧不停,侍主之心表现的无比充分。

楼厅里的易天行与斌苦大师尴尬对视一眼。

乱局原来在这儿等着。

……

……

“快上车。”

易天行长着一头剪不掉的黑发,所以上了大面包,叶相僧是个光头,所以上了大卡车。

想当初易天行为了在城东沙场对付清静天长老,曾经玩过一招全城江湖儿女齐动员,保小易出城的游戏,没想到今rì,又闹出了不小的动静。

归元寺的僧人们与鹏飞工贸的兄弟们不知道今天的敌人是谁,所以个个显得特有信心。

只有深谙内情的那四个人满脸凝重。

这么多人,其实根本不是用来打架和阻拦的,只是用这些人命来和震一下对方的慈悲心。

“能骗过吗?那菩萨真有慈悲心吗?”

易天行在心里问着自己,那滴露水……他隐隐猜到是什么宝贝,却依然没什么信心,一个菩萨,便能令人间大动,自己这些人,应该不够他填牙缝的。

……

……

高天之上,不知何处传来数声巨响。

与巨响几乎同时传到省城处山谷处的,还有一个僧衣飘飘的人影。

一股自天而降的威势,随着那个僧人压向地面。

卡车上归元寺的众僧感觉到了这股威势,齐齐颂佛不已,面包车上的诸位也感觉到了,却开始扯着喉咙往天上骂去。

但他们看不到那个僧人,那个能令天地动的大势至菩萨。

大势至菩萨双眼清湛,在高天之上,飘然临空,缓缓向下方的人群望去。

他缓缓伸出一脚,脚尖在空气某处轻轻点了一下。

嗤嗤之声从那一点缓缓响起,透明无力的空气似乎从那一点开始急剧地摇动,竟像实体一样被震地裂开……笼罩在处上空那面视听大结界,已经保护了这个机关十几年了,终于在这一刻结束了它的历史使命。

柔光一现,结界骤现,迅而片片碎裂,消失在空。

被视听结界遮盖着的众人袒露在了阳光之下,也袒露在了大势至菩萨的眼前。

“阿弥陀佛。”

菩萨轻宣佛号,一双清目缓缓在两辆车上扫过。

他微微皱眉,似乎没有发现叶相僧与易天行的气息让他也有些意外。

“开车开车!”

斌苦大师坐在卡车的副驾驶座上惶急喊着,后勤处唯一会开车的那位僧人一挂挡,一踩油门,大卡车轰轰响着,往处外开去。

大面包车也紧紧地跟在了后面。

卡车上的僧人们忽然想起来一件事情,赶紧拧开壶盖,把那些污秽之物往自己身上泼去,有几个心思灵动的家伙,也顺手把叶相僧全身淋了一道,然后塞给了他一把可以用来削铅笔的小刀。

“大师兄,搁脖子上。”

一位僧人轻声说道。

于是叶相僧学着诸位师弟,有些不明所以地把刀子搁在了脖子上,嗅着满身的恶臭,摆出赴死蹈难的模样。

……

……

大势至菩萨脚尖仍然点在虚空的那一点上,面无表情地看着大地上正在发生的这一切。

――――――――――――――――――――――

斌苦的银须随着山风飘拂着,卡车已经驶入了回省城的山路,他的心里其实也很紧张――与菩萨为敌,这是他修了几十年佛法也从来没有设想过的场景。

菩萨必然是慈悲的,不慈悲怎么能修成菩提心,成就菩萨位?他所有的判断便是基于此,两辆车上有数十佛子,数十凡人,有露水临顶,想来菩萨也不可能自这些人将叶相僧与易天行挑拣出来。

那么菩萨如果想杀叶相僧,便只有一条道路――将我等全数杀了。

斌苦大师往车窗外望去,天上仍然是一片碧蓝,什么也看不见,但他知道,菩萨正在天上看着。

满脸的皱纹轻轻抖着,泄露了他内心的紧张。

……如果菩萨为了杀叶相,真将自己这些人全杀了怎么办?

他既然来杀叶相,又为什么介意杀了自己这些人?

一个个问题像矛盾着的双方,不停地在他的心头盘旋着。

叶相僧此时正拿着小刀,满脸平静地站在卡车后厢里,身边全是归元寺的师弟们,粪水的恶臭随着山风飘了老远。

易天行正坐在面包车上,手指不停紧张搓动着那枚隐隐流动的金戒。

本站小诀窍:按向左键【←】进入上一章,向右键【→】进入下一章,回车键【Enter】进入目录,字母【E】章节报错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推荐阅读: 星门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很纯很暧昧永生深空彼岸仙武帝尊酒神将夜修罗天帝绝世武神美人为馅最强升级系统剑道独尊逆天邪神一世独尊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23 读读书库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