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读读书库 玄幻 朱雀记

朱雀记

【正文】第十四章 二战

更新时间:2021/4/22 16:41:46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本站小诀窍:按向左键【←】进入上一章,向右键【→】进入下一章,回车键【Enter】进入目录,字母【E】章节报错

陈叔平重重地摔在地上,激起水花无数。

便是这一顿,黑夜消失不到片刻的命令声又响了起来,只是声音的主人明显又是另一人,前面两个发布命令的干部一出声便死在了陈叔平的手下,但这声命令仍然显得那样的坚决明了。

“换弹!”

空气出现了恐怖的嘶嘶响声。

先是十几张道家符纸悄无声息地飘到了陈叔平的身周,极大幅度地加强了陈叔平的五识敏锐度,以增强超声波武器的攻击效果。

接着,不知道有多少枚威力巨大的榴弹往cāo场上飞去,而此时的陈叔平脑一阵巨痛,只是下意识地把那些可恶的道符随意抓下来揉成乱纸团,根本想不到躲避。

轰隆隆的巨响,cāo场上骤然巨烈爆炸,爆炸的响声直直冲到视听结界的四周,竟震得无形的结界也抖了两下,由此可见这爆炸的威力。

爆炸的心点处,陈叔平的肉身被震的高高飞起,带出一道泼墨般的血花。

漫天雨水也被这次连环爆炸的高温瞬间蒸发,白sè的雾气猛然间笼罩在了cāo场上。

不知道处的灭迹队使用了什么样的手段,白雾不过出现了零点几秒的时间,便骤然间消失无踪,没有给陈叔平趁雾遁去的机会。

处的强攻队出手了。

数十名黑衣人踏着奇怪的方位,瞬息间进入cāo场范围,手拿着一个怪模怪样的枪。

无数道幽蓝的电光从这些枪口里喷出,在空气硬生生扭曲着前行,形成了一道可怕的电网。

嗤嗤一阵灼声响起。

电网的正间――数学老师陈叔平狼狈地倒在cāo场上,满身污水血水的混合物,一只手臂软软地瘫在身侧,与肩膀的连接处只剩下了几络凄惨的筋肉,浑身上下耀着淡蓝的电光,不停地发着抖,双眼翻着白仁,唇角流涎,看着十分可怜。

吉祥天专为处突击队修炼的法宝也出手了,一些形状怪异,耀着光芒的仙剑拂尘,就像不要钱般往电网央那人身上招呼着。

……

……

雨一直下。

气氛不算融洽。

秦童儿站在亭檐下,注视着场每一细微的变化,轻声道:“高压电奏效,道术效果基本为零。”

一旁的务官疾笔记下。

……

……

处的攻击始终没有停歇过,针对着陈叔平最脆弱的**进行绞杀,各式奇怪的子弹混着偷袭的道术,宛如满天大雨般笼罩在地上的他的身上。

高压电枪的攻势终于停止了一瞬间。

便是在这一瞬间。

陈叔平瘫倒在地的身体动了一下,他抬起头来,两只眼耀着淡淡的绿光,莹莹的,在夜sè惨惨扫视,全无一丝灵类应有的神智,尽是绝杀无情之意。

他下巴一抬,整个头颅向天,随着一道雨水从下颌处成圆形向前洒去……他张嘴!狂哮!

“嗷!”

轰隆隆……远处的地平线上似乎传来几声闷雷,但这雷声却也掩不住陈叔平的这一哮之威。

绕着他身体四周呼啸着的吉祥天法器顿时被这声音震成齑粉。

金sè的粉末洒了他的一身,显得格外威严。

江四上方的大结界内每一个空间都充斥着这一声极尖极利极威猛的声音,这声音仿佛响在每一个潜伏者的耳旁,又像是从极远的地方传来,威逾猛雷,轰然响起。

原本无形无质般的视听结界也被这一声哮震的微微抖起来。

哮声长长久久,没有停歇……

纵使是远在夕照亭的秦童儿也感受到这股威力。看着不停抖动的亭角,知道这亭子也随时可能倾塌,他的脸sè也开始泛白,而他身边的务官更是唇角微抖,便往地上倒去。

幸亏秦童儿扶住,给他递了一道真元入体,接他出亭,才救了他一命。

一出亭外,便听着一声闷响,二人身后的夕照亭顿成颓垣。

……

……

远处的夕照亭已是如此,近处cāo场周围更是遭到了可怕的打击。

哮声一起,cāo场上的数十名手持高压电枪的强攻队员便像化石一般停在了原地,而数秒之后,这数十条生命便被声波正面扫过,伴随着轻轻的咯噔声,碎成了无数块碎片,就此消失。

哮声未曾停歇,声音里充满了暴怒和杀意,随着声波的扩展,树林,水池里,筒子楼后,依次爆出一蓬血雨。

声音传至哪里,便有一名潜伏的处成员胸口心脏巨跳而爆,浑身的血液在极短的时间内从心脏处迸出,在胸前的创口处压缩成一道腥红的血雨,就像是声波控制的喷泉一样。

无比血腥恐怖的喷泉。

秦童儿远远看着,知道仙人终于发威了,额角的青筋隐隐现了两下,发布命令的语气却一如平常般冷静。

“你们该准备了。”

“是。”

随着这一声应,一直在他的四周等候命令的第小组,也就是最神秘的那个小组沿着甘棠湖一线消失在了雨夜之。

而此时的四cāo场周围,已经没有几个活人,到处是胸口有个血洞的尸体躺在污血之。

cāo场央已经看不到陈叔平的身影。

一哮之后,似乎仍发发泄出他的狂怒,在雨点俯地而冲,就像是一只恐怖的异空间兽类般悄无声息地遁入了夜sè之。

片刻之后,陈叫兽就就突破了cāo场四周残余的处力量,以不可思议的速度杀入了远程包围圈,倚仗着非人的力量,在极近距离内残忍收割着凡人的xìng命。

夜sè如墨,令人不能呼吸,时不时有一声惨叫响起,令埋伏圈还活着的人们心惊肉跳,纵使这些人都是神经坚毅的纪律部队,纵使这些人也都曾接触修行,见过诸多不可思议之异状。

但今天这场行动的效果仍然让他们不寒而栗。

化学武器,重火力,高压电,道家符咒,人间仙剑……人类在小范围内能使用的史上最强攻击手段都实实在在落在了那人的身上――但那人仍然有如此可怕的力量,这样都打不死的人,究竟……还是人吗?

――――――――――――――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雨渐渐的停了,但黑夜里的惨叫声始终没有停止。

本来就有些摇摇yù坠的视听结界终于在最顶处露出了一丝缝隙,一道月光打了进来。

雨后初霁的月光显得那样的柔美。

垃圾车的废弃后厢的臭气仍然没有被雨水洗涮掉。

易天行五指冰凉地抠在车壁上,听着四周响起的惨叫,知道又有无数条生命死在了陈叔平的手上。

长街两侧的树丛不时有血水喷出。

最近的,离垃圾箱不过数米的距离。

他甚至还亲眼看见了街角处一个处队员的死状,那名死者胸口里的心脏被震成了一团血浆糊,粉粉的颜sè让他有些作呕,极为不安,用心经控制着的神识渐渐开始跳跃起来。

易天行明白,陈叔平是被迫的还击,但这种仙人对凡人的屠杀仍然让少年感到异常的不安。

这种不安深植于他的心,因为他毕竟一直把自己归在凡人的类别里。

此时他的感觉,就像是在看一场外星人屠杀地球人的电影,无来由的悲凉――原来面对着天上的人,这些地面上最强的队伍也显得像待宰羔羊般无助,这种事实让他有些茫然和恐惧――因为他将来总有一天也是要面对这样的对手。

基于一种很奇怪的逻辑――因为恐惧,他决定出手――只是要等待一个完美的时机。

――――――――――――――――――――

陈叔平重新出现在人们的视野和处的监控设备时,他的落脚点在第四学的校门口。

校门口的大铁门被一种强大的力量扭曲成了几根歪歪扭扭的麻花。

他就这样站在钢铁铸成的麻花央,双手提着七八个血糊糊的人头,唇角也在流着鲜血,尤为可怖的是,他的嘴唇里似乎是一块人类的喉节。

一些细细的茸毛布满了他的脸颊,作浅黑sè,提着人头的手指渐渐变得尖锐,指甲约有五厘米长,让他看上去更像一只凶狞的野兽。

毒气仍然在坚定而缓慢地发挥着作用,他的双眼已经快要被血丝占满,而快要断了的左臂关节处,深可见骨的伤处有些微小的、淡黄sè的气泡正在往肉外冒着。

清淡的月光从大结界顶处那丝破漏洒了下来,刚好照在他的身上。

浑身的人血渐渐变作乌黑,与皎洁的银sè月光相映,格外妖异。

他的唇角微微一翘,吐出一块带着血肉的人类某处软骨,双眼幽幽的荧荧绿sè也渐渐褪去,而脸颊上的淡淡黑sè茸毛也重新进入了皮肤。

月属太yīn,最能清心正意,被人类武器惹得杀意大燎,智识渐去的陈叔平终于醒了过来,神识一探,便知道四周还有许多人类当的强者正在暗窥伏着,这些凡人都敛去了自己的气息,死死地贴在湿湿的地面上,所以自己的狂乱杀法,似乎并不是最有效的那种。

于是他微微低首,放下手提着的七八个人头。

人头落地,像西瓜一样渐渐滚远。

随着这人头滚动的声音,陈叔平嘴唇微翕,缓缓念着一道含糊不清的咒语。

咒语轻轻地敲打在仍然存活着的人类心头。

……

……

此时无雨,地上淌积着的雨水在街面和校园里缓缓向低处流去,却在这一声含糊的咒语响起后不久,骤然间停止了下流的趋势,宛若突然凝结一样,妖异地停住在了先前的那一刻辰光里。

静止的流水,十分诡异的景象。

下一刻,流水迅疾而动……却不是向下流淌,而是被一种莫名的天地之威震的在地面猛然一震,然后化作无数圆润的水珠,齐齐往天上激飞!

江又雨,却是从地往天升腾的雨。

陈叔平低声咆哮一声,不知唤出了什么样的仙术,只见天上那道缝隙里的月儿,竟在层云间渐渐有一部分黯淡下去。

飞雨如箭,消失在夜空之上,不知最终去了哪里。

违背物理法则向天疾飞的雨水扫过月亮所在的那片天空,银sè的月盘,一处渐渐成墨,最后消失在遥远的夜空之上。

而地面上的结界内却出现一股强大的、令凡人生起无法抵抗情绪的威压。

……

……

站在倒塌夕照亭外的秦童儿第一个感觉到了不妥,对身边的务官冷冷说道:“如果我死了,全员撤离,第一时间将此次作战检讨交予我父亲及赵理事长,npt计划正式开始。”然后身子陡然往前一倾,整个便化作一道轻烟,踩着甘棠湖的荡荡水面,消失在黑夜之。

脚尖踩在水上,他冷静地分析着先前遣出的第小队应该已经到了指定地点,布置好了相关安排,只是这对头不知道是天上哪位人物,竟有如此神通,也不知道单靠处的能力能不能对付得了。想到此节时,他的人已经离江第四学被绞成铁麻花的校门只有三百米远了。

他已经能看见那个浑身是血的目标,不由在心底默默念道:“易天行,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

而一直隐藏在垃圾车后厢里的易天行感受着街道四周的气息威势,手指更加凉了,双眼寒芒渐起:“天狗食月?”他虽然不明白陈叔平这招有什么厉害,但看见这种已经化入了国传说和成语里的仙人手段,不自禁地凝神戒备着。

陈叔平感觉到有一个人类正在接近自己,这个人类比他刚才杀的那上百名强者还要更强,而且强的不是一点点,那种磅礴的道力似乎已经快要到达人类身体所能容纳的极限。

于是他微微转头,面无表情地看着秦童儿,却没停止自己的施法。

便在穿着黑sè山装的秦童儿冷静地站在他的面前时,他的法术启动了。

……

……

一场小型的地震毫无征兆地降在人间。

如同一块石子扔进了平静无波的湖里,以触及水面的那一点为圆心,逐渐荡起波浪均匀地向外扩展,形成了一道道浑圆的弧线。

此时的江四周围数平方公里的地面,便经受了这样的一次波动。

以校门口的铁麻花为心,地面开始剧烈地震动起来,水泥地面寸寸碎裂,露出地下的新鲜泥土,每一寸的地面都在猛烈地跳动着,厮绞着,绞杀着在地面上潜伏着的第一个生灵。

下水道口的一只蟑螂正探出一个须角,然后便被这地面的一震活生生震成了青浆。

一块孤单的石头正迎接着“逆水”的冲击,地面一震,它便欢快地跳了起来,然后在空碎成了细砾。

各个黑夜的角落里传来人类濒死时的惨呼。

地震一直持续了五分钟,当震动终于结束时,街道两边的汽车都被震的东倒西歪,险些倾覆,一个角落里,垃圾车的废弃车厢无声无息地横倒在墙上。

往天疾飞的雨水也停了,水流又开始往低洼处流去,只是如今的水流带上了殷红sè,隐在暗处,伏在地面上的处队员,不知道死了多少。

……

……

“为什么不试着阻止我?”陈叔平鼻孔猛张,极惬意地深吸一口气,似乎夜风残留的血腥味令他无比快意。

离他约有五十米远,秦童儿飘浮在空,他的脚尖怪异地离地面半米左右,面sè略略有些发白,似乎也在先前的法术攻击下受了点伤。

“为什么要阻止你?”秦童儿远远看着今天行动的目标人物,淡淡说道:“如此范围的法术,一旦施放,想来你也会损耗不少,我自然愿意和受损后的你交手。”

“纵使你死了无数手下,也要等我完整地施放完?”陈叔平布满粗粗血丝的双眼,毫无一丝情绪波动地看着他:“心狠手辣,道力丰沛,可成大事,难怪我前面那几位都选择你们昆仑一脉作为代言人。”

“仙人不同途,我们不会再为你们之间的争斗流血,如果你坚持,我愿意为了对抗你而流血。”

秦童儿微微垂头,黑sè的头发顺顺地迎风轻飘着,双手手指奇异地纠缠在一起,屈握食、、无名指,大指压上指尖掐亥纹,再屈握小指,将指甲遮入指后。如此繁复的手势,不知道这是什么道诀。

陈叔平面无表情地摇摇头:“无知的人类,终rì忙碌的蚂蚁,水雷诀?”

三个并没有什么联系的单词从他犹有血渍的唇里迸了出来,带着一丝轻蔑和无视。

本站小诀窍:按向左键【←】进入上一章,向右键【→】进入下一章,回车键【Enter】进入目录,字母【E】章节报错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推荐阅读: 星门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很纯很暧昧深空彼岸永生仙武帝尊酒神将夜修罗天帝美人为馅剑道独尊最强升级系统绝世武神逆天邪神保护我方族长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23 读读书库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