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读读书库 玄幻 朱雀记

朱雀记

【正文】第七十五章 黑衣人啊

更新时间:2021/4/22 16:41:18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本站小诀窍:按向左键【←】进入上一章,向右键【→】进入下一章,回车键【Enter】进入目录,字母【E】章节报错

归元寺今天大门紧闭,正是金秋游客如织时节,大门却紧闭着,几名知客僧在大门外合什迎客,却不知道等着的是何方人物。

易天行安静地随着斌苦大师走到大殿之上。

罗汉像或狰狞或肃穆或活泼可爱,他随手拾了块蒲团,便依着大和尚的吩咐在殿后一处坐了下来。

等着吉祥天的来人。

“见过大师。”两个人在知客僧的带领下走进归元寺竖匾大门。瞎子竹叔手握的青竹杖点在寺石板地上,笃笃作响,他向着站立迎客的斌苦大师一合什,行了一礼。

而他身后那个却没有动作,只是安安静静地站在那里。

就这般安静地站着,却让躲在幔后的易天行感到神思有些恍惚,有些忍不住探头出去看了一眼。

只见那人一身极合身的黑sè山装,身形不高,黑发如丝被一顶极雅致的无檐帽拢着,浑身透出一分清洌感觉来,很怪异的清洌感觉,就像一块黑sè寒玉一般摄人。

易天行微微皱眉,他一直有着贾宝玉的嫡传怪癖,总认为世间须眉乃是浊物,为什么面前这男子却让他感到心神如此清爽?

斌苦大师也注意到那人。他微微一笑合什道:“敢问这位高人?”

竹叔翻了翻自己的瞎眼,唇角有些古怪地牵扯一下:“好教主持得知,这是本门小公子,今rì专程前来拜会归元寺大德。”

那个全身作黑sè,面目看不清楚的小公子微微一颌首,身上清洌气息渐渐散开,让大殿上众人均感心清气爽。

归元寺的诸多僧众却面上露出了凝重之sè,小公子?这便是传闻上三天内天资最为聪颖,实力最为难测的小公子?果然名不虚传,此时只是如此简单的一举手一投足,却让殿内众人受气息牵引,心生感应。

易天行本来皱着的眉头,此时皱的更加厉害了。

他一直把这位小公子当作自己的假想敌,所以看见这位全身作黑的家伙后,本来还在腹诽此人像块黑炭头,但不知为何,此时感应到对方气息,却有种熟悉的感觉,更是生不起什么对敌之念。

他有些好奇,于是不顾斌苦大师的眼sè拦阻,笑眯眯地从幔后走了出来,一面走还一面笑兮兮地打着招呼。

“老竹?好久不见了,那天早上吐了几碗血?”

“叶相,来贵客了,怎么不搬几个板凳来请客人坐?就算寺里没板凳,也该弄几张蒲团,让大家坐在石板地上喝喝茶嘛。”

“噫,这位便是吉祥天的小公子?久仰大名,啧啧,瞧这身行头,那叫一个帅啊,versace什么时候也开始做山装了?”

……………………………………………………………………………………

易天行啧啧称赞着走入殿内,全不顾满寺僧众哭笑不得的眼光,迳直走到小公子面前,这才发现这位神秘的小公子竟比自己还要矮半个头,加上这位黑衫黑发黑帽的小公子始终像个大闺女一样低着头,竟是看不清楚他的面目。

斌苦大师喝道:“休得无礼。”

易天行回头嘿嘿笑道:“哪能哪能。”脑却在暗笑,心想你这和尚私下对我倒是恭敬,一到人前便摆出主持样子来了。

“无量寿佛。”竹叔轻轻摩挲着自己手的竹杖,听着这个小子散涎无状的说话,心气不打一处出,手指微微颤抖着:“这位仁兄,既然你肯出来,那是最好,免得伤了我们吉祥天与佛宗之间的和气。”

这位盲叟倒是傲气,只肯把吉祥天与佛宗相提并论,却不肯单与归元寺作比较,似乎觉得那种比较会降了自家身份。

易天行又是一皱眉,这才发现最近这几天皱眉的次数比前半辈子加起来还要多一些:“吉祥天果然很霸道啊。”

“阁下何出此言?”竹叔双眼望天,当然,他什么都望不到。

易天行见他作状,呵呵一笑,正想说话,斌苦大师已经站到他的身旁,对着小公子合什一礼道:“不知小公子今rì前来本寺有何贵干?”

易天行一笑,心想这便是宗派间打交道的虚伪xìng了,明知道对方是来挑场子要人,但面儿上也得摆出一副特无辜特迷茫的样子。

小公子安静地站着,给人清洌的感觉,似乎像一块拒人千里之外的玄冰,但见斌苦大师说话,仍是颇有礼数地合什回了一礼,只是头更加低了,离他颇近的易天行更看不见他的面容。

易天行昨夜新认了个胆大包天的师父,似乎被师父的怨念一灌顶,自己的胆子也大了不少,对着这位省城修真界号称最强的小公子,他竟是涎着脸把头凑了过去,全不顾礼数地要去看对方长的什么模样。

不料这位全身素黑的小公子也是很有意思地一回身,负手于后,淡看殿外风光,只将如离鞘剑刃一般挺拔的后背亮给了易天行。

易天行只觉身前空气一阵纹动,一股温和的力量阻住了自己的前行。

他知道对方施了神通,不由尴尬一笑,不再冒昧。

竹叔侧耳听着这边的动静,忽然说道:“易先生,今rì冒昧前来,便如三rì前那夜所言,是要向您打听一个人的下落。”

“什么人?”易天行也学会了斌苦大师的装茫然本事,心头却是一动,知道正题开始了。

“我吉祥天门下弟子,姓宗名思。”竹叔满是皱纹的面上煞气渐起,“月赴昆仑取地jīng之火,近rì回城,前些rì子忽然失去了踪迹。”

“竹应叟。”易天行前些天在七眼桥边的夜里,知道这个瞎子的名字,他摇摇头道:“这与我又有何干系?”

“杀人者当偿命。”

“反击至死,错不在我。”易天行冷冷道:“更何况那个叫宗思的人死了没有,你不知道我也不知道,死不见尸,你们便想冤我一椿命案?”

斌苦大师轻宣一声:“阿弥陀佛,易天行既然是我佛门弟子,这件事情,自然是由我归元寺与贵方交涉,事情总有水落石出的一rì。”

一直沉默的小公子此时正背着手看着殿外四处跃飞的小麻雀,忽然开口道:“你凭什么和我们交涉?”声音清雅,却没有半分感情,让闻者隐约有难以捉摸之感。

叶相僧今rì又换了他最得意的那一袭白sè袈裟,听见这小公子骄横,不由冷笑道:“上三天好大的名头,也不过只有一个甲子的传承,我土佛宗上下千年,难道还不能与贵方谈上一番。”

小公子仍然不转身,细长的手指轻轻伸到身前缓缓划着,原本在殿外飞舞自在麻雀鸟儿忽然间似乎被天地间某种怪异的力量cāo控着,无力再飞,晕头转向地在石坪上来回扑腾着……小公子冷冷道:“外来胡教罢了。”

“南无阿弥陀佛。”殿内众僧齐宣佛号。

本站小诀窍:按向左键【←】进入上一章,向右键【→】进入下一章,回车键【Enter】进入目录,字母【E】章节报错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推荐阅读: 星门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很纯很暧昧深空彼岸永生仙武帝尊酒神将夜修罗天帝美人为馅剑道独尊最强升级系统绝世武神逆天邪神保护我方族长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Copyright © 2023 读读书库 All Rights Reserved.